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面包会有的

... 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只猪的独白——我就是那只特立独行的猪  

2014-06-24 23:41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一)

“哐啷——”

猪栏的门合上,人的脚步远去。在一片“嗷嗷”嘈杂声中,我爬起身,张大耳,睁开眼,打量着四周。

我,是一头肉猪,体重50多公斤,从娘胎呱呱坠地还不到一年,可能就几个月吧。不要问我来自哪里,因为我也不知道,倒是有人称我来自农户——因为他们觉得农家养的猪娃比较“野”,事实也正是这样。

如果没记错,这天是6月22日,这里是南安丰州的生猪屠宰点。当天下午,我和数十头猪兄被送到这里。

同是天涯沦落猪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

这间猪舍有好几头肥头大耳的猪兄,从养猪场结伴而来的,睡惯了通铺,大多能随遇而安,而来自农家的兄弟,平时独享一间,一时难以适应这小小猪舍,于是,猪兄们你挤我,我拱他,撕扯一番,在争得立锥之地后,倒头呼呼大睡。

难道,他们不知道,凌晨,明晃晃的屠刀就将架上我们的脖子?

难道,他们真的就想过把瘾就死么?

(二)

“别演戏,说真的。你一生都在撒谎,死到临头就说句真话吧。”我曾经在作家王朔的小说《过把瘾就死》中读到这么一句话,现在想起,百感交集。

好吧,实话实说,打死我也不想死!

我不想成为一只碌碌无为的猪,更不想在这浑浑噩噩中终结生命。我,渴望生存,渴望自由,向往光明!

光明?哪里来的光呀,亮瞎了我的双眼!

我揉揉迷糊的眼睛,没错,一丝光亮正从屋顶照下来。原来,猪舍有一道通往屋顶的楼梯,而光束正是顺着楼梯口洒入猪舍。

光明就在眼前,更待何时?

我欣喜若狂,撒开腿丫,“蹬蹬蹬”顺着楼梯跑上去。

(三)

“嗷——”

我仰天长啸。真是才出虎穴,又上景阳冈。

窜出楼梯口,我来到一个小小露台,旁边则是瓦房屋顶,根本没有一条可以通往自由的坦途。

真真的“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”。我该何去何从?

“猪跑了!”楼下传来屠宰场管理员的声音。

别无选择。我义无反顾地跳上瓦房顶,在屋顶飞奔,我希望,能找到一条逃生路。

“咔嚓咔嚓——”脚下的瓦片难以支撑我肥大的躯体,纷纷破裂。没跑多远,我即身陷窟窿,难以脱身。

“快看呀!一只赌球的猪!”附近有人看到我的囧态,将镜头对准我,指指点点,大声叫道,哈,这头蠢猪估计买意大利队赌输了,想跳楼!

“连二师兄都想不开,更何况人!”有人附和。

“莫非,二师兄想找嫦娥去?”

我趴在屋顶,悲愤地“嗷嗷”抗议。燕雀安知鸿鹄之志,只知饕餮的人类又焉知我的理想,我不赌球,也无暇追求嫦娥姐,我,珍爱生命与自由!

(四)

“蠢猪,给我滚下去!”

两名管理员追上屋顶,对我大声吆喝。

在管理员生拉硬拽下,我被赶下了屋顶,赶进了猪舍。楼梯口被堵上,而猪舍与楼梯的通道被切断。

理想丰满,现实骨感。我眼前一抹黑,重新进入暗黑。

身陷囹圄,我真的无计可施。我知道,我将永失自由,生命亦将走到尽头。但这已不重要,至少,我已向世人宣示,我可以在屋顶飞奔,我就是那只传说中的特立独行的猪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1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